逆周期調節加碼 明年地方專項債有望擴至3.35萬億

陳澤秀2019-11-19 10:04:30來源:時代周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三天兩提專項債,中央層面密集發聲,逆周期調節政策愈發強調“有效性”。

??11月14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部分省份經濟形勢和保障基本民生座談會時明確提出,要“抓住國家提前下達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降低部分基礎設施項目最低資本金比例等機遇,加快補短板項目建設,促進有效投資和產業升級”。

??此前,11月12日,李克強總理在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上表示,要優化地方政府專項債使用,帶動社會資金更多投向補短板、惠民生等領域,擴大有效投資。

??今年以來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對經濟形勢的研判變得尤為重要。今年以來,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已經陸續召開了三次,分別在1月、7月和11月。會上,“地方專項債”成為高頻詞之一。

??雖然2019年專項債發行規模已逾2萬億元,但基建投資增速一直低位徘徊,始終未能突破5%。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10月,基建投資累計同比增長4.2%。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基建投資增速低于預期,與地方債務約束趨緊、地方現有可投資的好項目并不多等因素有關,“地方專項債投資見效尚需時日”。

??專項債規模有望擴大至3.35萬億

??隨著經濟增速放緩,逆周期政策頻頻加碼。

??今年6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首次明確,專項債可作為重大項目資本金,金融機構可提供配套融資。9月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又將可做資本金項目的范圍由4個領域擴大到10個領域。

??但截至目前,專項債用作項目資本金的項目并不多。據《21世紀經濟報道》統計,僅有9個項目將發行專項債募集的資金用作資本金,共計68億元,占同期專項債發行規模不足1%。

??為此,11月13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進一步提出,降低部分基礎設施項目最低資本金比例。其中,將港口、沿海及內河航運項目資本金最低比例由25%降至20%。對補短板的公路、鐵路、城建、物流、生態環保、社會民生等方面基礎設施項目,可適當降低資本金最低比例,下調幅度不超過5個百分點。

??中信證券明明研究團隊認為,降低基建項目資本金比例、引入權益型工具籌措資本金彰顯了逆周期調節力度加大、進一步支撐基建投資的需要。同時,目前融資環境尚未完全改善、資管新規和新增隱性債務規模的限制等影響基建項目實際落地效果的外部約束不容忽視。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劉哲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分析,未來基礎建設投資具有結構性的特點,主要將集中在民生領域以及中西部地區的短板領域,以對沖傳統基建領域的飽和壓力:“下一步基建投資仍是逆周期調節政策的重要方面,專項債仍有望繼續發力,但基礎設施更多地還是發揮穩定的作用,其對于投資的向上拉動作用有限。”

??此外,明年專項債規模幾何也是各方關注的焦點。

??9月初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求,提前下達部分2020年新增專項債額度。根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決議,明年提前下達額度的最大規模為1.3萬億元。

??“明年,地方債規模預計將會擴大。因為今年1─9月份的財政支出力度很大,提前完成了全年支出任務,所以現在就要開始提前花明年的錢。”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分析道。

??多家機構預計,明年專項債券的新增限額將突破3萬億元。中金公司具體估測,專項債發行規模將從2019年的2.15萬億元擴大至2020年的3.35萬億元左右:“考慮到總需求增長走弱、政策空間短期受限,地方專項債擴容可能成為短期逆周期政策主要的‘調節器’。”

??降準降息仍可期

??11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對于下一步貨幣政策的走向,上述《報告》指出,“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加強逆周期調節,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與《2019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相比,在最新的《報告》中,將“適時適度進行逆周期調節”調整為“加強逆周期調節”。此前常見的“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的表述也并未出現,但強調堅決不搞“大水漫灌”。

??上海財政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楊暢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保持定力是首要。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穩健貨幣政策不會發生明顯轉向,政策重點在于傳導效率。“前期政策已經體現出了強化逆周期調節。所以,未來政策是繼續保持定力,把握好政策力度和節奏,加強逆周期調節。”

??“經濟下行壓力下,央行貨幣寬松基調未變,但會更注重節奏,后續降準降息仍可期,但幅度和次數有限。”國盛證券熊園團隊11月16日發布的研報指出。

??申萬宏源固收首席分析師孟祥娟等人發布的報告也指出,預計2020年隨著基本面和通脹回落,貨幣政策仍有降準降息空間,從而帶動實體融資利率整體下移。降準操作繼續圍繞“三檔兩優”框架,降息方面繼續以擴大LPR使用范圍和引導LPR利率下行為主要路徑。

??另一方面,今年以來,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由年初不到 2%的水平逐步走高至10月份的3.8%,這是否會對下一步的貨幣政策形成制約?

??《報告》認為,CPI同比漲幅走高,主要是受食品價格尤其是豬肉價格較快上漲拉動所致,結構性特征明顯,要“警惕通貨膨脹預期發散”。《報告》預計,進入2020年下半年后,CPI受食品價格上漲的沖擊將逐步消退。下一階段,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穩定經濟主體的通脹預期。

??針對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徐洪才建議,要通過改革的辦法,打通政策傳導機制。“現在短期資金利率是下行的,但是小微企業、民營企業和實體經濟的實際融資成本居高不下,要通過改革創新、改善金融服務,來提升金融服務效率。”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吉林时时彩开奖视频 唐朝国际棋牌app 冮西体彩11选5多乐彩 什么手游可以赚人民币 英超射手榜最新排名 四川博雅麻将 贵州11选5技巧 捕鱼街机电玩城 南通金游棋牌中心? 赛车资讯app 美女捕鱼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