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為何一口氣拿出土地“家底”?

孫雅茜2019-11-11 09:00:28來源:南方都市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上周,深圳一口氣“集中推出了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的消息,一連多日刷屏,在驚嘆深圳“大手筆”“下了大決心”的同時,不少人更加關心深圳這么做背后的深意,會給城市產業經濟帶來什么新局面,又將如何影響周邊城市乃至國內外城市的招商引資。再者,這些整備出來的土地會“賣給誰”,能招來什么商,如何防止圈地蓋樓不發展產業?帶著這一系列的問題,翻開深圳土地這本賬,能看到深圳對于未來產業布局的思考、深圳官方的決心、經濟全球化的大勢所趨。

??一口氣拿出土地“家底”

??有發展需求亦有轉型探索

??11月5日,深圳召開產業用地全球推介計劃新聞發布會,宣布將一次性集中推出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可供應產業用地共35塊,其中深圳市域范圍內可供應產業用地約25平方公里,深汕合作區可供應產業用地約5平方公里。

??30平方公里的產業用地意味著什么?深圳總面積才1996.85平方公里,而總面積是深圳三倍的上海,整個“十三五”的新增產業用地,也就是25-30平方公里。這一次深圳拿出來的地,有人形容是把“家底”都拿出來了。

??至于為什么要拿出家底來布局產業,這里面有城市的焦慮,亦有轉型的探索。近幾年,由于土地成本、廠房租金、原材料價格、人力薪酬等因素的上漲,導致深圳不少企業的“外遷潮”,也是深圳繞不開的話題——如何留住制造業。2018年,華為將生產和研發部門搬到了東莞松山湖;2015年,比亞迪將新能源產業挪至汕尾;富士康等大型企業把生產線遷至內地等,制造業出走的預警反復被提及。

??日前,前三季度的經濟數據出爐,深圳三大產業結構由上年同期的0.1:40.2:59.7調整為今年前三季度的0.1:39.3:60.6,第二產業顯示增速放緩。這一切的信號都在指向,深圳如今面臨重大抉擇:是留住制造業,還是按市場規律發展“騰籠換鳥”,抑或是加大招商引資的力度。

??從結果上來看,深圳官方選擇的是“都做”,先把能做的都做了,然后再把發展交還給市場。所謂“能做的事情”,包括優化營商環境、落實減稅降費、協調融資貸款、出臺住房政策,以及這次的整備土地招商。

??對標新加坡和紐約

??深圳每平方公里產出仍有差距

??向土地要效益,是城市發展不變的命題。

??深圳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劉慶生坦言,從全球標桿城市來看,深圳仍有諸多不足,新加坡每平方公里33億元產出,紐約每平方公里接近90億元產出。南都記者測算了一下,按照深圳去年全年的GDP計算,深圳每平方公里12億元產出,與新加坡、紐約仍有不小差距。同時,劉慶生還表示,如果從人均產業收入來看,新加坡紐約香港等都大幅超過我們,我們必須進一步努力。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則說,粗略估計深圳最大單位產出值大約4.3億美元/平方公里,這與美國紐約最大單位產出值16億美元/平方公里差距不小。同時,宋清輝還指出,此次是為深圳城市產業布局的先行示范探索,放眼全球,深圳此舉都屬于先行者。這些產業用地全球招商對深圳意味著全新的機遇,將對“雙區驅動”下的深圳,帶來難得的發展機遇,有利于深圳高質量發展先行示范區,為全國各地高質量發展提供經驗。

??深圳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相關負責人則表示,目前深圳的工業區發展總體呈現五大特征:首先就是規模呈明顯的小型化特征,全市工業區平均占地面積僅3.6公頃,大部分工業區不足5公頃;其次是工業區主導產業布局地域差異較為明顯,南部以互聯網、軟件和科技服務等現代服務業為主,西部以計算機、通信、電氣機械等先進制造業為主,中部承接南部地區服務業外溢,制造業與服務業并存,東部則以金屬、橡膠、計算機、汽車等傳統制造業為主。

??另外,工業區用地效益總體偏低,原特區內外差距較大;工業區營業收入集中度極高,少數排名靠前的工業區以極少的占地面積,創造了全市近半工業區營業收入;最后是工業區建設形態仍以標準廠房為主,但同時也存在大量質量較差、形態老舊,已不適應產業轉型升級發展需求的舊工業區。

??劃定工業紅線、強化片區統籌

??深圳的謀劃并非一朝一夕

??針對以上種種問題,深圳出手了。11月1日,在深圳首個企業家日活動上,深圳市長陳如桂提到,兩年前他剛來深圳的時候曾經問過一次深圳的可供開發利用的土地,得到的回復是有20多平方公里,但是并不是連成片的,在發展產業集群上受到限制,因此經過兩年多的土地整備,深圳最終整出來了35塊連片的土地。

??至于是怎么做到的,實際上并非一朝一夕的謀劃。2017年,深圳市發布“十三五”規劃,明確指出:深圳需提高“工改工”比例,并嚴格控制工業區塊線范圍內的“工改商”和“工改居”項目,保證到2020年深圳工業用地比重不低于30%,劃定了270平方公里的“工業紅線”,從用地保障上解決制造業外遷,出招防止出現產業空心化。

??隨后,2018年深圳市委市政府部署了“推進舊工業區連片改造升級,盤活低效用地資源”的重點工作任務,要求“深入調研、摸清情況,在已有的‘工業區塊線劃定’及‘管理辦法’等基礎上進一步深調研,分析出全市工業區基本狀況,提出發展方向和措施辦法”。

??今年6月,全國土地日期間,深圳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曾透露,為了給深圳的高質量發展提供空間支撐,今年將緊密結合城市重點地區和產業布局規劃,力爭在寶安、龍崗等6個區(新區),整備完成近百平方公里的連片產業空間,為城市發展提供有力的空間支撐。

??深圳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局長王幼鵬在解讀時明確表示,深圳此輪向全球推介的產業用地全部來自土地整備,通過集中資源、集中力量、集中智慧,創新“規模整備、一體規劃、連片開發”實施模式;通過劃定重點整備片區、創新政策工具箱、全力資金保障、大兵團作戰、強化片區統籌等手段,深圳整備了這30平方公里集中連片產業用地,確保優質項目在深圳都有地可用。

??釋疑

??一次性拿出全部家底

??如何保障未來發展空間?

??有聲音指出,深圳下決心整備土地,拿出30平方公里土地是好事,但是如果“一下子把深圳的家底干出去了”,如何保障未來的發展空間?

??關于前一個問題,深圳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聶新平在發布會上指出,產業發展地塊將分批次集中推出連片優質產業用地用于全球招商。有專家也解釋,實際上一次性把地都放出去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招投標的流程非常復雜,深圳能在10-15年之內將這些土地資源消化出去,都已經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如何防止企業圈地

??“不做產業做物業”?

??有聲音表示擔憂一些企業借此來深圳圈地蓋樓,最終反而沒能達到發展產業的目的。如何有效防止這種現象?

??對此疑慮,南都記者了解到,在推出土地之前官方做了諸多“打補丁”的嘗試,就是為了嚴防企業“不做產業做物業”的亂象。今年5月,深圳正式出臺《深圳市總部項目遴選及用地供應管理辦法》,建立了“遴選——供應——監管”全鏈條機制,深圳市相關主管部門和各區政府根據遴選的產業發展方案,形成土地供應方案,實現“帶產業項目”掛牌出讓的精準供地;用地成交后,各區政府與企業簽訂產業發展監管協議,對產業發展進行“全方位、全年期”監管。

??而類似于這樣“打補丁”,對深圳產業發展原有政策的修訂、優化的新政,在深圳近幾年中頻繁出現。《深圳市總部項目遴選及用地供應管理辦法》優化程序、《深圳市工業及其他產業用地供應管理辦法》加強監管、《深圳市地價測算規則》降產業地價……土地管理的改革舉措實打實的鼓勵和扶持著實體企業在深圳獲得產業發展空間。而全新優化升級過的土地管理的政策體系,也為深圳接下來大規模全球招商引資的產業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土地怎么用

??A

??土地布局瞄準“未來產業” 包括5G、8K、集成電路、人工智能……

??土地拿出來了怎么用?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多次在公開場合強調,“只要符合深圳高質量可持續發展需要與產業規劃的好項目,到深圳都有地可供。”11月5日的新聞發布會也透露,12月中旬深圳將舉辦全球招商大會,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將面向全球推介招商。

??一方面是招商,另一方面是布局,把有限的土地最大限度的利用,深圳每一步棋“落子”都有深意,眼下深圳產業布局迎來的3.0時代,由傳統制造到高科技制造到未來產業再到智能制造,布局產業集群靠的不僅是運氣,還要有專業眼光。

??“深圳的產業用地發展、產業招商,邁入新的時代,也是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一個重要示范。”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院長申明浩表示,此次產業用地的公布,是深圳積極響應先行示范區建設的一個重大舉措,也是深圳產業發展的一個歷史性階段。“從‘三來一補’時代的傳統制造起步,深圳產業發展經歷高科技制造,再到目前布局的未來產業、智能制造,深圳的土地開發強度已經是50%左右,土地資源確實比較稀缺。”

??深圳將圍繞上述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重點布局三個方面,包括國家實驗室、國家產業創新中心、國家制造業創新中心、國家工程研究中心、產業技術功能型平臺在內的重大創新載體。南都記者注意到,在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中,深圳沒有貪大求全,而是重點布局包括新型顯示器件產業集群、人工智能產業集群、智能制造裝備產業集群、生物醫藥產業集群在內的四大新興產業集群。有專家指出,這些都是深圳具備優勢的產業。

??深圳市委黨校校委委員、教授袁曉江認為,深圳這次面向全球招商,目標也很明確,就是深圳今后需要的是高端產業。“此次,深圳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全球招商,重點發展移動通信、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等領域,可以認為是深圳產業布局的3.0時代。”暨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陳章喜認為,這意味著深圳在追趕世界科技發展前沿、擴大對外開放水平方面,將起到引領和示范的作用。

??“文件中重點提及的5G移動通信、8K超高清視頻、集成電路、人工智能、生物醫藥產業都是世界產業布局和發展的前沿,意味著深圳希望在科技創新、建設世界科技創新中心方面走在前列,未來能夠引領世界科技發展的潮流。”陳章喜表示。

??B

??補齊灣區產業鏈薄弱環節 高端價值鏈增進單位產出值

??發展這些未來產業的同時,深圳這次規劃35塊產業用地還有更深的用意。這一次深圳對外發布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也包括集成電路、射頻器件、微機電系統、核心工業軟件、醫療影像設備等領域的設計、研發、制造、中試環節等在內的產業鏈重點領域關鍵環節。

??事實上,這也是深圳“補鏈”的舉措,為了補齊集成電路產業結構的短板,今年4月,深圳就出臺了《進一步推動集成電路產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13年)》,重點布局芯片制造和先進封測關鍵缺失環節。

??申明浩指出,在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盡管中國的制造業門類最齊全,大灣區是制造業最強的一個區域,但是很多的產業鏈的環節是缺失的。“過去的大灣區的產業多數是在下游做大做強的,在上游方面做得比較少,芯片研發等核心技術掌握得并不多,這次產業用地的發布,實際上瞄準的是健全產業鏈。”

??盡管深圳是我國集成電路設計的一塊熱土,清華大學微電子研究所所長魏少軍表示,中國集成電路設計三分天下在深圳,但是,如果除去華為海思的份額,深圳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將大打折扣。

??申明浩認為,深圳的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在先進產業的招商方面承諾出了地塊,實際上瞄準的都是未來的戰略型產業和高端價值鏈的一些產業,這些產業是為未來的高質量發展提供一個基礎性的載體。“從深圳此次產業用地的布局來看,重點也是為大灣區的產業鏈補齊薄弱環節,這對于大灣區未來向工業4.0邁進奠定了基礎。”

??宋清輝也說,圍繞重大創新載體、新興產業集群、產業鏈重點領域關鍵環節這三個方面,結合新興產業集群中特別點出的5G移動通信、8K超高清視頻等五大重點方向,此次劃出的這些領域雖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但未來仍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特別是在美國監管機構正在為6G及以后的計劃鋪平道路的時候,深圳還應該把目光放得更加長遠一些。

??C

??立足粵港澳大灣區 與周邊城市更好協同發展

??回過頭來說,深圳這一次拿出30平方公里產業用地,之所以收到這么高的關注度,不僅僅因為關系到深圳自身的發展,更立足粵港澳大灣區關系到周邊城市的發展。

??在申明浩看來,大灣區強調要高質量協同發展,深圳作為我國的產業高地,高科技產業的集聚地,要發揮核心引擎作用。除了深圳本地的產業要做大做強外,對周邊的產業有沒有更強的關聯性和帶動性,這也是關注的一個重點。“這次深圳的產業用地,著眼于未來大灣區的產業配套和協同,找到一些核心關鍵環節,能夠與周邊的產業形成更好的協同發展和錯位發展,這也是一個重要的示范性功能。”

??提及“示范性功能”,在今年8月中央發布的《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中,對高質量發展提出了明確要求,“率先建設體現高質量發展要求的現代化經濟體系”。

??袁曉江說,深圳的土地資源比較緊張,但是地也是有的,需要整備一些農地、舊的工業廠房,這次整出來的30平方公里集中連片的土地資源,對于防止深圳出現產業空心化十分重要。同時,新騰出來的土地資源,會有很多更加符合深圳要求的產業進來,對于促進深圳產業結構的調整有好處。

??而新的土地怎么用?申明浩認為,要更加注重產城人的融合,對標高質量發展,需要高端產業、需要高端人才,高端人才需要高端配套,需要抓好教育、醫療等產業配套。“大拆大建已經成為過去式,現在應該是更節約、更智能、更人文的一種內涵式發展用地。要打造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深圳要謀定而后動,要讓優質的產業和企業能夠在深圳生根落地。”

??鏈接

??深圳工業區發展五大特征

??●規模呈明顯的小型化特征。全市工業區平均占地面積僅3.6公頃,大部分工業區不足5公頃。

??●主導產業布局地域差異較明顯。南部以互聯網、軟件和科技服務等現代服務業為主,西部以計算機、通信、電氣機械等先進制造業為主,中部承接南部地區服務業外溢,制造業與服務業并存,東部則以金屬、橡膠、計算機、汽車等傳統制造業為主。

??●用地效益總體偏低。原特區內外差距較大。

??●營業收入集中度極高。少數排名靠前的工業區以極少的占地面積,創造了全市近半工業區營業收入。

??●建設形態以標準廠房為主。但同時也存在大量質量較差、形態老舊,已不適應產業轉型升級發展需求的舊工業區。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吉林时时彩开奖视频 微乐棋牌官网下载 20选5高手自创选号技巧 重庆批发麻将机最便宜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2019意甲冬季转会名单 哪个网游比较好赚钱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app 浙江20选5预测号码 股票1手是多少股 17455正版平特一肖图